对话新经济人物丨Rokid CEO 祝铭明:AR是下一幕,将取代手机和智能手表
发布时间:2020-06-29

摘要:疫情期间,AR眼镜火了。这种新的生产工具,在新闻最前线,帮助记者实时了解人物信息资料,并进行第一视角的现场直播;在写字楼里,满足异地办公人员之间的多方云会议,远程协作和三维手绘等需求;在公园门口,还能辅助工作人员进行远距离移动测温,最快一分钟可以测近千人。

疫情期间,AR眼镜火了。

这种新的生产工具,在新闻最前线,帮助记者实时了解人物信息资料,并进行第一视角的现场直播;在写字楼里,满足异地办公人员之间的多方云会议,远程协作和三维手绘等需求;在公园门口,还能辅助工作人员进行远距离移动测温,最快一分钟可以测近千人。

祝铭明的交互公司Rokid,就是这次在疫情期间逆势高速发展的AR眼镜厂商之一。今年1月,这家企业发布了新一代AR眼镜Rokid Glass 2,适用于安防、工业、教育等场景。后来针对疫情期间的实际需求,这款AR眼镜的功能又进行了多次升级。

Rokid CEO祝铭明在接受封面“对话新经济人物”专访时表示,接下来AR眼镜将取代手机,挤压智能手表和耳机的生存空间,成为新的交互形态集大成者的产品。

未来很长时间内AR是交互的终极形态

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,对人们生活影响最大的信息产品一定包括电脑和手机,那么接下来会是什么呢?过去几年,AR、VR和MR轮番被捧上舞台,但受限于5G等新基础设施的全面落地,很长一段时间内,没有哪一种真正脱颖而出。

祝铭明选择了押注AR赛道。

“从内容的产生到存储、到计算处理、到信息的沟通和分享,最后到展现,信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集成在一个单一的品类产品上面。从过去的PC到手机,下一个产品,我个人认为AR是最好的产品存在形态。”祝铭明相信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AR会是人机交互的一个终极形态。

之所以有如此判断,是因为祝铭明认为到今年为止,AR在B端(企业端)基本上已经算是成熟了,也正是在今年1月,Rokid发布了最新一代的AR眼镜,主要面向行业客户。祝铭明认为,不止是技术和产品,在利润和整个产业来说,都已经到了相对成熟,可以去推广的阶段了。

据了解,在执法安防、实操培训、工业维修及装配、电力巡检、物流仓储等应用领域,像Rokid Glass 2这样的AR眼镜可以大大提升生产和培训效率,提升安全系数甚至突破能力限制,真正满足这些领域最根本的需求——解放双手。

祝铭明介绍:“自2016年起,Rokid就开始了AR产品的研发与技术布局,涵盖顶尖光学及显示、芯片、传感器、以及智能语音、图像视觉、手势识别等 AI 与人机交互技术。我们认为AR产业空间巨大,在爆发节奏上,2B硬件将先于2C硬件,在2C硬件成熟之前,Rokid将聚焦于商业领域的应用与落地。”

他认为,AR终端真正推向大众可能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,普及需要五年时间。

AR眼镜会对这两种硬件产生直接的影响

祝铭明告诉记者,能够集大成的穿戴设备,是能将展现力、感知力和佩戴性都做到极致的产品,AR眼镜则是新的集大成者。“从现在的体验来看,通过AR眼镜已经能够感受到虚拟世界跟真实世界结合的能力了。比如相较于智能手表,以后用户手上可以不用戴表,只需要做抬手的动作,就会出现一个虚拟的表。AR眼镜会挤压智能手表的空间。”

AR眼镜可能影响到的另一种智能硬件则是耳机。祝铭明认为,未来的耳机会跟AR眼镜融合,成为交互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,与此同时,人们对于独立耳机的需求就会下降。“消费者端对于好的产品,在整体佩戴体验、听觉体验、视觉体验都是极其挑剔的,我相信接下来至少带上眼镜的时候不需要独立的耳机,因为有大量的技术可以保证很好的体验,以及一定的私密性。”

对于AR带来的市场规模,祝铭明认为一定会比手机大,也能容纳下更多的玩家。“你去看每一个集大成者的产业,它的每一次更新换代,市场都远远超过上一代。譬如说PC就超过上一代计算,手机的市场规模远远大于PC的市场规模。未来也是一样的,每一个新的交互形态集大成者的产品,它的市场规模都会远远高于上一代的产品,当然是得益于上一代的教育和积淀。”

祝铭明最后告诉记者,在很长时间内,AR眼镜跟移动互联网行业会互联、互融、互通,会一起存在,因为它本身也会得益于上一代移动设备的市场惯性。

来源:封面新闻   记者:艾晓禹 雷强


关于我们  |  联系我们  |  服务条款  |  隐私条款  |  友情链接  |  媒体合作
Copyright © 2020 温州德纳展览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浙ICP备20011498号-6         浙公网安备 33030302000880号